穷孩子遭遇问题学校 打工子弟学校的另一面


来源平凉家教吧 日期:2011年08月27日 点击:460次 分类教学资源 上一篇:没有了... 下一篇谎言叩开美国大学 中国学...

在一轮又一轮的取缔、转学的喧哗中,城市打工子弟如羊群一般地被放逐于城市的边缘地带,在体会知识的乐趣之前,他们过早地品尝到人生的冷暖。

  当地方政府将打工子弟基础教育完全甩给市场之后,失去监管的民办学校一心逐利的一面被放大。在以弱势群体面目出现的办学者身后,有着大量不为人知的暗处。

  在政府政策、投资办学者、老师和学生三个群体的博弈中,教师和学生成了真正的弱势方,他们的利益保障仍亟须破题。

2011年8月16日,北京海淀区东升乡马家沟,一小女孩抱着自己的衣物走出新希望实验幼儿园,这里月底前就会拆除  2011年8月16日,北京海淀区东升乡马家沟,一小女孩抱着自己的衣物走出新希望实验幼儿园,这里月底前就会拆除

  2009年冬天,北京电影学院(微博)的学生陈俊旭到北京一家民办打工子弟学校拍纪录片,片子开头的一幕就是学生在教室里烧书取暖。看着火舌摇曳吞没课本,镜头后面的孩子们一脸兴奋。这一幕代表了这一类孩子们的现状——贫穷、绝望和教育上的失败。

  在过去十多年中,不断有教育界学者和NGO组织呼吁北京市政府承担起更多责任,但政策几经波折,进展迟缓。而在畸形的政策环境下,单纯以盈利为目的的民办打工子弟学校同样问题缠身,久受诟病。

  不论是相关的政府部门,还是学校的投资者,都没有足够的动力去改变这一切。现在,随着新一轮关闭潮的出现,民办打工子弟学校的话题又一次被摆上桌面。

  今年的北京打工子弟学校关闭潮从各区来看原因各异。大兴区主要是因为4·25火灾之后对违章建筑进行整改,石景山的学校大部分是面临拆迁,海淀区腾退的四所学校中三所因为租赁合同到期,无法续约,一所位于南水北调工程蓄水池所在地,必须限期腾退……其背后是北京外来人口控制政策的延续。

  再度观察这一事件,不仅仅需要老调重弹,同样需要对政府、校方、师生不同主体利益诉求的解析。

  打工子弟学校的“创富奇迹”

  一位办学者讲述学校的辛酸让人落泪,而近两年他回老家办贵族幼儿园,一次性投资*过3000万

2011年8月17日,北京海淀区东升乡马家沟,新希望实验学校的家长在排队*分流通知书2011年8月17日,北京海淀区东升乡马家沟,新希望实验学校的家长在排队*分流通知书

  打工子弟学校的困境并非一天两天。起码在十年前就有学者开始重视该*域,民间慈善力量的关注更是从未间断。

  比陈俊旭早六年,笔名“肉唐僧”的专栏作家徐志戎就到这类学校考察过。当时他在一家网站工作,请了一位校长做在线访谈,校长的拳拳爱心十分感人,随后网站发起了募捐。